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让心愿飞上天

订户

字体大小:

下午5时许,略呈老态的天空,蓝得有点暧昧。

抵达台湾平溪镇那充满了沧桑味儿的十分老街后,我并没有急巴巴地冲去火车轨道两旁的小店选购天灯、燃放天灯。我只是闲闲地站在长长的轨道旁,看五彩缤纷的天灯满天飞舞。我在等,等夜幕降临。我要在晚上燃放我的天灯。我强烈地感觉,天灯是属于夜空的。唯有浪漫的夜空,才可以完美地体现天灯的璀璨;唯有深沉的夜空,才可以真诚地收纳我的愿望。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