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搞笑诺贝尔

订户

字体大小:

进入10月,全世界的诺奖焦虑症又发作了,春树迷们都一头热:“今年该轮到我们的偶像拿奖了!”让我哑然失笑。何必拿诺奖当作指标来肯定你们的偶像,你们的偶像也不需要诺奖来肯定好不好?何况你们的偶像不是说过“诺贝尔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读者”吗?都给你们戴上那么一大顶帽子了,你们还不满足吗?

正当全世界都在为村上春树又一次跟诺奖失之交臂扼腕或偷笑或嘈喧巴闭的时候,我反而因为今年的搞笑诺贝尔文学奖没有颁给Pamela August Russell或麦唛而深感惋惜。Pamela August Russell是美国诗人,我不确定她是否真的存在,但她那本《烂诗集》(B is for Bad Poetry)却肯定了坏诗的存在意义,这一点很令人感动。麦唛的诗摆脱了华文诗的做作和晦涩,像每一个早晨那么清新,像用双手感觉一个烤番薯的温暖那样实在,像泡浴缸时放一个屁那样生活化,让我们在一点都不诗意的东西上发现小小的诗意。举几个例子给你看看。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