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天马飞:记忆的味道

订户

字体大小:

我从来不知道,记忆是有味道的。

父亲过世一年以来,我常常在任何一个时间任何一个地点毫无预设地想着他湿了眼眶。而这样的时候,又常常被我有意识地吸吸鼻子转个身故意地忽略。以至于有些时候,我想起父亲,会觉得恍如隔世,仿佛从前的种种不过是我的一个梦,甚至是前世的一段记忆罢了。那记忆,无色无味,像一部黑白的默片,眨个眼就烟消云散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