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音:泪歌

笔心:有种喜欢,不能占为己有,也不试图去拥有。你希望它能适时地为你抚平伤痛,却不许它天天让你复习着悲伤。 ——笨女人

笨女人被邀请到香港电视节目《姐妹淘》分享旅途故事。记得主持人问我关于南美洲的美食,我稍愣了。

美食,是不是一定要唇齿留香呢?我怀念的,是一片片苏打饼夹着萨拉米肠(Salami)。

没有预警的暴风雨,把我困在智利阿塔卡马(Atacama),挨饿了两日后,所吃的第一餐,竟是萨拉米肠。那是萍水相逢的旅人,为被困的大家冒险到紧锁的店家,猛拍紧闭的店门,向老板要来的食物。

记得我还傻傻地问来自智利的Matiz,这萨拉米肠是生肉吗?须要热一热吗?他手抓一大块往嘴里塞,边咀嚼说:“Yummy.”

那一天,来自各地的旅人都围在小房间里,轮流哼唱着各地的歌曲。

说到这里,香港主持人姚子羚问:“当时,你唱什么歌啊?”

我说:“我唱粤语歌。”她很快就猜出我唱哪一首歌。

不久前,笨女人参加雨林树屋主办的“森音”音乐节,压轴的歌手是周金亮先生。我期待他的演出,更期盼他唱自己的作品。

无奈,节目接近尾声却发生变故,迫不得已须立即终止音乐节。周金亮先生只能唱一首歌,作为音乐会总结。

他没有选唱自己的创作,而是一首家喻户晓的粤语歌——Beyond的《海阔天空》。

“仍然自由自我,永远高唱我歌走遍千里……”在场的400多名听众一起哼唱着。

你是否跟笨女人一样,有那么一首歌,能让自己随时停下脚步,直到曲终才离开?

你是不是曾和笨女人一样,听完一首歌以后,才发现脸颊上有泪痕?

你是不是也和笨女人一样,喜欢那么一首歌,却又不将它收入在手机或是随身听?

有种喜欢,不能占为己有,也不试图去拥有。你希望它能适时地为你抚平伤痛,却不许它天天让你复习着悲伤。

就像有些人,明明就在你转身的地方,明明可以陪伴着你的喜怒忧伤,可你却偏偏不回头。你知道,这不是不喜欢,只是比起喜欢,他更适合在你悲伤时候出现。

快乐,从不缺分享,但,忧伤却只有他能分担。

唯独他,能看见你的眼泪。唯独那首歌,能让你停下擦拭泪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