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错手时候

讲到一半,我就知道有问题了。观众的反应不再热烈,我心开始乱,双脚开始发冷,脑袋渐渐空白,不再知道自己说些什么。一慌就引发连锁反应,当我不再对稿,开始胡言乱语,就知道一切已成定局,不必再说下去了。匆忙结束下场,头也不回离开,懊恼得想挖个地洞钻下去,场面太尴尬。

实在是太大的打击,我一向在公众场合稳扎稳打,面对上千观众演唱演说都不成问题,这次居然在不到五分钟之内让自己丢脸,发生什么事?用了一个周末反省,我无法将之归咎于语言。虽然我一向的演讲都以中文为主,但用英语演讲也实在难不倒我,这次“落荒”,原因只有一个,太自满,没做好充足准备。更重要的是,我终于发现自己没什么实质内容,尤其是当看见其他出席者都带着内容和故事而来,就更觉得自己太空泛。

这是我少有的错手时候,生活上我总是安排策划妥当,不论多忙多烦,以前总喜欢在同个时候进行许多工作,为了挑战自己也为了证明自己。一次次都完成目标后,开始认为自己什么都行,到校园去分享写作经验也从来不准备,因为我随时能“信口开河”,只要开场镇得住场,只要有同学开始发问,我就能提出例子,因为在年轻观众前,我总有较丰富的人生经验,有太多能分享。

但这几年随着年龄增长,随着生活和工作的压力渐增,加上脑袋开始老化,我知道自己已无法再像从前一心多用,得费更大的劲才能专注,得用更多的时间才能完成一件事。不必面对外人时,很难实质上明白现在和以前的差别,是要有像这次这样的演讲选拔赛,这些年累积的缺点才一并显现出来,我终于了解生活可以将人磨损,真正明白自己已今时不同往日。

那是很沮丧的一次经历,像从高峰坠入谷底,整颗心都跌了出来。最难堪的是,原本自以为不错的内容,说不到几句就继续不了,因为太浮浅无法深入,于是只在表面兜圈子。当我都无法说服自己,怎能说服别人?尤其是当我用的不是最自在最拿手的语言,一旦碰钉就拔不出来。很奇怪,当人一慌,真的会乱,怪不得有测谎机这样的东西,原来真的有用。

这让我想起中学时候曾代表学校参加一个英语演讲比赛,四名同学组成的团队,在学校排练时意气风发。到比赛现场看见强盛对手有得比较的时候,才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斤两。结果那次的演讲,我的表现惨不忍睹,才说了一句就怯场说不下去,在台上呆了两分钟后被请下台,拖累了团队,连个安慰奖也拿不到。

当年的失常表现居然在隔了几十年后重演,错手失败非常难受,但我安慰自己,这当中最大的收获,是我终于明白自己并非别人想象中那么优秀,更非自己以为的那么了不起,并没有以为的太多能启发他人的生活故事。只要走出自己太习惯太熟悉的圈子,我也只不过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