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海娇:窃鸟

我家曾饲养宠物。但自那件事后,我们再也不养宠物了。

父亲生前尤其钟爱鸟儿,家里一度是三只红耳鹎、三只白眼圈和一只画眉鸟的巢。父亲一忙不开,女儿就服其劳,替鸟儿们洗澡,清洁鸟笼,换水换饲料。小狗在一旁看见主人细心打理,总踅足踅脚挨近,吓得鸟儿在笼子里乱冲乱撞。

也不知度过多少大眼瞪小眼的时光,飞禽与走兽,终于谙熟对方的交友法则与生活习性。鸟儿再也不怕好奇的狗儿靠拢,安心地让湿漉漉的鼻子凑过来,嗅一嗅自身的羽毛。这一嗅,便嗅出信任的温暖,活像寓言故事里的场景。人、鸟和狗成了历来最融洽,最欢乐无比的“三角关系”。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