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基:虎妻文管

虎妻文管,可以造就一代大哲学家,也可以协助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成名立万,戴上月桂花冠。

一个人的成功,内在来说,靠的是:才具、努力、选择和完成。外在却与身边的良师益友、父母夫妻有关。很明显的例子,发生在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Socrates)和新科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英国日本裔的石黑一雄 (Kazuo Ishiguro )身上。有趣的是:两人的最后成功,必须规因于:娶了一位虎妻文管。

苏格拉底的虎妻,被历史学家形容为非常泼辣凶狠。总之,哲学命题的破解还容易些,“老婆难搞”。

但是,后世对“拉底嫂”的评价是:没有她,历史上就没有“拉底叔”。此外,也就没有“拉底叔”高足柏拉图影响世界既深且巨的“柏拉图式爱情”一说:一种屏除肉欲,只讲心灵沟通的高层次精神往来,通用于男人、女人。

个人相当怀疑,柏拉图的爱情观,启示来自老师天天面对虎妻的理解。最后师徒两人的诸多论述,都成为西方哲学的起点。

那么,“拉底嫂”到底有多虎?背一下书。据记载:“拉底叔”是古代希腊社会的公众人物,也是最夯的哲学理论大款。经常出现市场、学堂、街头,放言高论,一大群学生围着他团团转。但千万别让拉底嫂看到。

最糟的一次,她河东狮吼,把一桶水倒在演说中拉底叔的身上。当众羞辱了惨遭奇袭的丈夫。现场应该有学生柏拉图?

宰相肚里可撑船,有人问拉底叔为何可以容忍“水袭”?回答是:“擅长马术的人,总会挑选烈马,骑惯了烈马,驾驭其他的马就不在话下。如果能忍受这样的女人,恐怕天下就再也没有难于相处的人了。”此言一出,天下太平,白头偕老。

虎妻文管,造就一代哲人。虎妻还继续发威,这次是应在今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身上。

据报道,石黑继2005年《别让我走》(Never Let Me Go ) 到2015年出版《被埋葬的巨人》(The Buried Giant )面世,一书之成,竟然要铁粉苦等硬挨10年,望穿秋水。

30多年来,石黑创作了6部长篇和一本短篇。作品大多得奖。 其实,《埋葬》之前,作者一直潜行密用,用力写作一部寻找身份和记忆与遗忘的长篇,故事立足于14世纪古英格兰大陆上某个群体的记录。《埋葬》是一本大事穿越古今历史、地域的奇幻野心之作。

在英国书展受访时,石黑说,“写作是书时,一年可以完成七八十页。但写到差不多的时候,我请太太看了,她说我写得太糟了,甚至无法修改,必须重头开始。”

问题不在书中的历史场景,而是五个人物的对话失真。必须去到阿瑟王后或更早时期的古典用语。也就是说:“角色埋葬太深,起底不易。”

妻言令他心里发寒,“我觉得妻子有些苛刻,这太伤人了!但我必须照她的话去做,痛下决心,全盘放弃再开始。也因为挫折感太甚,所以决定先远离一会儿,去做些其他的一些事做转移,如到门口倒个垃圾等。”她太太是个英国人,也是他作品的第一个读者。

面对《埋葬》, 读者们如果感觉新作有突破,那么,虎妻文管,可以造就一代大哲学家,也可以协助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成名立万,戴上月桂花冠。

虎妻又高又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