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房一景

他七十上下。我下午两点多钟在医院的内科药房注意到他,他用左手捂住脖子,黝黑的脸看不出有好心情。护士替他量血压时,让他把左手放下来,他用左手拍着脖子大声嚷:这里很痛,要找医生。护士说现在先量血压,重复了三次,声量一次比一次高,他才会意,把手放下。

量过血压,护士指示他到五号房外等,还善意地领着他走到通道口,指着正前方,告诉他“走到完再转右”就是了。他认真地把护士的话重复一遍,双方点头,交代完毕。他向前走几步,看到六号房,便站住了。环顾左右,没有五。他忘了指示,退回原点,向右走,是死路,又回到六号房,迟疑一阵,决定往前。正庆幸他摸对路时,他又退回六号房,学着柯文哲摸摸头,才立志向前走。接着的风景,断了。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