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李永乐:童心

订户

字体大小:

记得在我小时候,亲友中有一位长辈,相貌十分威严,其实那时候也不懂威严是何物,只感觉毛头小子到他面前,都谨言慎行毕恭毕敬,说话和动作规规矩矩,因为家里的大人事先一再叮嘱。

稍大一些才知道这位长辈既有财富,又有社会地位,他其实还是和蔼可亲,印象中年纪很大,面色红润。后来他在60岁出头逝世,那时只觉得他老态龙钟,不料我们“50后”的这一代,转眼间也这把年纪,却不感到老,更不认老。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