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订户

字体大小:

我筹备了一年时间把一部旧作品重新诠释带回了市场。内心是战战兢兢,生怕老新读者无法接受。所幸书的销量可与当年攀比,因此领会到人其实都向往一种熟悉的延伸。不管是作品或者产品,小至一本漫画,大至一个城市。我们现在就算有高科技,还是在很大的程度上是观摩大自然以及人的行为习性去开发构思。在原创想法越来越少的今天,也算是一种有进化的仿。仿造和创造其实就差那么个丁点儿,后者是得天独厚。奇怪的是竞争背后其实就是仿造一个过去成功的案例。成功成就了仿制物。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