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卓涵:走出去

字体大小:

雪泥鸿爪

走出去是一定会有路,只是那条路是崎岖不平,还是康庄大道,谁也不能预料。

不久前,我接待了一位路过上海的友人甲。她要到杭州参加一个行销课程,顺便到南京和厦门拜访一些人以建立人脉,寻找商机。

原来,她和丈夫辛苦工作了大半辈子后依然没有足够的老本退休。先生每天为了一份微薄的薪金工作14小时,健康情况每况愈下,她心痛不已。她说与其留在新加坡挣扎求存,不如另辟蹊径,或许还有一线希望。于是,她找到一家直销公司,付了会员费,开始积极开拓市场。她满怀希望生意快上轨道,那么先生就可以辞去工作,三个孩子的未来也比较有保障。她带着破釜沉舟的口吻说:“走出去就有路”。

甲已年过半百,几年前还患过乳癌。来到人生的这个阶段,她还有勇气到异乡拼搏,我十分佩服,但与此同时也为她的冒险情神捏一把冷汗。因为她所要见的是仅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所要去的地方是全然陌生的城市,对所属的直销公司的经营模式一知半解。

我以为她是比较独特的例子。不料,无独有偶。

同一个月份,另一位友人乙和她的先生也来神州寻找出路。他们是到某个城市参加“一带一路“的商会,以探询在这个偏远的城市开咖啡屋的可行性。因为入不敷出,乙的丈夫打算结束在新加坡的个体户生意。他是典型的英校生,连一句完整的华语都不会说。乙是华校生,当然得协助丈夫实地了解情况。另一方面,乙所从事的保险行业也面临日落西山的光景,她需要从长计议。她深知在中国经商充满风险,但依然选择搏一搏。乙也深信:走出去就有路。

甲和乙都是循规蹈矩的人,她们要在讲关系、讲潜规则的环境中生存肯定需要经过一番挣扎和妥协。她们预备好付上代价以换取经济利益吗?如果付出代价后依然铩羽而归,她们输得起吗?面对善良的甲和乙,我不忍说负面的话,但心里有隐忧。作为她们的朋友,我只能婉转地给予一些忠告。

走出去是一定会有路,只是那条路是崎岖不平,还是康庄大道,谁也不能预料。当然,没有冒险就没有收益,但在行动前必须先经过理性的权衡和评估以减少“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概率。如果不幸失败了也要有输得起的勇气和本钱。

我不晓得还有多少类似甲和乙的国人在已届退休年龄之际还选择到他乡打拼。穷则变、变则通,但愿他们的经济情况因为走出去而越来越好,也让家人受惠。如果事与愿违,希望他们都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