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最初的一堂课

订户

字体大小:

有很多记忆,在当时微不足道,甚至看不出深意,只觉得应该是某种启示。要很多年后,才会发现:哦,原来是这样的,也应该是这样的。那真是一件不应该被记得的事情,但很多年以后,竟然被记住了。

那是在路上经常会发生的事,一次最普通不过的萍水相逢。当我正要离开开罗的时候,在旅舍里遇见日本人K,我们曾经在耶路撒冷住过同一家小旅社。K才刚抵达开罗,我就要走了,不如一起吃顿晚餐吧,饭后我就得搭上夜车,去下一个陌生的目的地。饭饱之后,K说不然送你到车站吧。我们越过混乱的街头,抵达车站,找到了月台,上了出发的大巴,时间到了,说了再见,车门关上了,司机发动了引擎。两个世界。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