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劳累病假

2359

身体不适,怀疑是流感作祟,在家昏睡了近两周,好奢侈。

没有人喜欢生病,每天精神萎靡躺在床上对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的现代人来说,更是一种生命的浪费。但有时我们实在需要病假,才能静下来看看自己到底在人生路上走到什么地方去了。

上天保佑,这些年没有大病,偶尔把医生“恩赐”的一两天病假当作是赚到的假期,正好用来恢复长年累月过度劳累的元气。一周以上的病假肯定是病得不轻,就算医生肯给也未必敢要,一旦拿到,得乖乖养病。但病菌越来越超级是不争的事实,以前服用感冒药一两天就痊愈,现在得服用至少两组抗生素外加其他大小药丸才有效,即便想趁病做点私家事,也不那么容易。

真是很久没给医生批过那么长的病假,能那么奢侈地休息,有点不习惯。一些人即便是放假也很忙碌,吃喝玩乐到精疲力尽也是一种学问,我偶尔有样学样,最后换来一身的腰酸背痛和无精打采,唯有继续假装劳碌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

两周病假对上班族来说是很长的时间,以为可以好好休息顺道“自我反省”,原来更累。服了药,晕头昏脑,躺在床上半梦半醒,依然不时惊醒,因为想起有若干事情未完成,有老早答应赴的约未推掉,手头上还有许多工作清单,每天还是得外出办些有的没的事,在浑身乏力的残况下,尽量争取在清醒的一两个小时内完成一些大小琐事(包括用餐),因为“以为世界没有我就不会转”,因此并没有完全真正休息。

但我发觉最累的不是这些,是眼睛都睁不开了还是忍不住得查看电邮和社交媒体,而耗时的不是回复或删除,而是消化内容。平时快快扫过不觉,瘫在床上才发觉原来今时今日每天占据我们最多时间的,是很多与我们没有贴身关系的东西。

每天接收的电邮有超过一半是垃圾,另一半是你即便是半躺在棺材里也还是得处理的与工作相关的事项(即便是真的病得无法完成一些工作,也还是得交代安排)。社交媒体像是毒品,每隔几分钟就得“补货”一次。看什么?不过是谁和谁又在哪里度过了怎样的一天,和自己真的是没什么太大关系。比较能刺激感官的是突发新闻,但近年的突发新闻也千篇一律,来来去去都是发生在欧美的恐袭、美国的枪击案,或是地铁故障,好无聊。

这样的恶性循环,让原本应有的好好休息,变得死气沉沉。

可笑的是,病假的一个周末被吓醒,因为一起身发现居然已经是下午3时,心里一直想着“惨了/糟了”,大半天不见了,没有为未来一周做好规划,心有点慌。镇定下来后自问到底惨些什么糟了什么?明明是周末,原本就是应该休息的日子,更何况还在病假中。我告诉自己好好休息根本就是一种充电,什么都没做就是一种养精蓄锐,惊慌无谓。

这个年头,生病还得那么劳累,真不知我们承受的是怎样的生活压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