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我是营长的 翻译官

订户

字体大小:

客串篇

几十年前当兵的时候,兵营的士兵,超过一半是当时所谓的“福建兵”。他们只会听和说福建话加上一些华语,而军队里的司令官多数是英校出身,一句华语都不会讲。所以,我们这批被征召入伍的华校生,就正好派上用场,为司令官当翻译。军官学校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一战斗营当排长,神差鬼遣地也被指派为营长当翻译。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