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郭金火:泪洒珠江畔

订户

字体大小:

上世纪70年时,千辛万苦从移民厅办妥到广州参加交易会的签证,要到香港中旅社办手续后,再由香港尖沙咀坐火车到罗湖,步行到深圳海关,再乘火车到广州。起早摸黑,到广州已是三四点钟了。

在香港已买了脚踏车、针车、手表、斜纹布等托运给大陆的舅舅和堂兄,这是第一次到中国的优惠配套,送给我父母亲在福建南安市和安溪县的亲人。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