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中山松醪之味

订户
衣若芬摄于河北定州。

字体大小:

琥珀色的酒液散发甜气,温顺入喉,有松子和红枣的香涩甘酸,酒精浓度28,令人身暖体畅,和我幻想的馥郁药材味截然不同。

为了一尝这中山松醪(音同“牢”,láo)酒,去一趟河北定州。

先父晚餐时常爱小酌一杯,斟满以后先倒一点在地上,然后啜饮。以前不明白,觉得父亲真不会倒酒,干吗倒那么满,然后洒地呢?读了东坡词“一尊还酹江月”,才恍然大悟,原来那样的动作就是“酹”啊!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