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智成:罗宾汉

最近,低迷了好几年的本地楼市开始有惊蛰之象。朋友见面不忘问汛:池畔守株经年未见遇溺之鱼,如今倒是频见悠游鱼群,雀跃水面;到底逾越雷池、涉水捞鱼的时机是不是已经来了?水跳或不跳?楼买或不买?真个是:跳潭怕水深湍急,观望又怕错失良机。

这种事其实没有确切答案。专家的答案都很外交:使舵要看风!

认识罗宾汉就在这种山雨欲来的风满楼季节。

他是一介小分包商,为了慰劳几个为他开夜班的客工,买了夜宵带去工地。他刚进工地范围就碰上“政府人”来查牌。一轮追逐,逮到几个黑工(无准证)。黝黯现场,他鹤立鸡群;深夜给工人带吃的,不是头家是谁?拷问客工,波士何人?众矢一的,罗宾汉是也。

罗宾汉说其实他也搞不清那夜逮到的黑工是不是他雇来的。夜黑风高又兵慌马乱,客工长相个个相似认不清,姓名人各一串又记不来,夜宵是物证,众指是人证。百口莫辩,抗拒从严,乃认罪坐牢。

本来也就孑然一身,数月后出狱的罗宾汉身无分文,在芽笼落脚,凭他好与人打交道的个性加上三寸不烂之舌,终于辗转让他打听到一条财路。时值上世纪90年代初,房地产市场众帆伸展,东风骤起,正蓄势待发。

罗宾汉眼看走投无路,唯有把心一横,黑市里向多位高利共贷了几千块钱,开始了他的买卖房地产的营生。盘缠是举借的,买棹只下小定忽悠,便能打起帆樯,大张旗鼓。独欠的东风它果然如愿自来。就这样,一注翻身,再利滚利,攒得他罗宾汉脑满肠肥。见人都笑呵呵,活像一尊到处走动的弥勒佛。

罗宾汉其名在房地产买卖圈子里没几个月就从无名小卒变成大款,以一天内在全岛各地分别买下9个大小、型种各异的房地产而成名,大家以此估他名下的房地产少算也数以百计。

中介都当他是大胃王财神,什么房地产推销到他手里都会成交,献议要买他手里的房地产他开价也都合理。和他有来往的中介,找不到一个没有赚过他的佣金的。

罗宾汉在人们口中,简直就是那位与他同名的英国民间传奇人物,行侠仗义、劫富济贫的汉丁顿伯爵的化身了……(待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