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宁:修表

那天摔跌在地时,是这腕表借的力,手掌翻过来按地面时,它撑住我手腕骨,免遭骨折。可能按压地面的力道太急太快,无意中损了它。

两天后,赶着出门,关窗时不小心,右手撞到铁窗花,哐啷一声,手表松了,落在地板上。手表摔坏了,扣住一边开口的小钢条断了,链接开口两边的钢带不能衔接,表不能套在手腕上。

习惯右手戴手表。左撇子的双手功能不一样,左手要做的事往往比右手多。上班和约会都不能迟到,手表这个重要的报时工具,于我而言,它不是饰物,绝对是恩物。表和手腕亲密贴肤,尤其那一声声滴答滴答,似有若无的叮咛,完全不同于瞥一眼手机里电子数码冷冰冰的疏离感。

这手表白钢制,线条简约,造型优美,钢凝的光泽近乎冷凛,和我稍带温热的体质相配。其实我贪它外形坚固,不怕刮花,适合平时我粗线条的大动作,另一个喜欢它的原因,是它不必电池操作,每天上紧发条,无形中提醒我珍惜光阴。

多年前我在香港探亲时无意中失去一只腕表,即时购买了作为旅游纪念品。有生以来,它是第二只在香港购买的手表,80年代初首次赴港时,大哥送了我一只梅花牌,爱不释手,戴了十几年。梅花的冷艳和坚强,由手腕传进心。现在这只腕表,也同样有冷静沉稳贴身的感受。

习惯了在外查看时间,只要瞄一瞄右手,心里踏实。没戴手表,右手空空,心里一阵阵落空。

傍晚走遍雅柏商场,要找一个懂得修复表的师傅。好几家表商看了表,都摇头说没辙,表带连着表面,不可能更换表带。更有年轻店员说干脆买一个新表吧,这种手表已经没有人佩戴,尤其是女士,谁会要这种款式的老表。

找个经验老到的修表师傅吧,心里想着,竟然在转角处寻着了!老师傅埋头工作,老板娘一看这手表,回应我殷切的眼光,说:“可以修,一个钟头后才能取,六点半关店,你们倒回来好吗?”啊,太好了,等了几个星期,再多等60分钟,12元修理费,小意思!

不到三刻钟,心头好戴在手上了。感谢老师傅妙手回春啊,难忘他们温熙的笑容,挥手道别时,大家都说:“现在,要找到会惜宝的,只有白发的,只有老的,只有黄金年华啊!”

滴答滴答着的,不歇叮咛着的,就是当下,就是珍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客串篇 手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