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挪威森林的幽香

又是另一个在无人郊野的漫漫长路上赶车的深更半夜。

离开挪威西部的中世纪老城特隆赫姆已经是中午时分,我们往北再折向东,打算越境到瑞典的阿尔维斯尧尔。以我们在崎岖山路上行车的速度,心想抵达旅社,恐怕又是凌晨四五点了。

我们总是任性贪爱山川风物,耽溺于美好氛围,总是不觉时光飞逝,自我开解说不碍事,反正就只我们两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