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星虹:年末怀人2017

倏忽年末。火树银花夜,语笑喧阗时,故人往事总在不经意间忆起,令人不禁黯然神伤。年底之际依旧撰一小文“伤逝”,今年的念想更多地围绕着近两年离世的两位文化界前辈——74岁的山叔与86岁的田流。

山叔开讲战后史

十余年前开始阅读本地史,对云谲波诡的五六十年代尤感兴趣,无奈彼时相关的历史专著仍嫌太少。世事真巧,朋友聚会上有人提及海南会馆的文史班,讲师是人称“山叔”的资深报人韩山元。原来,山叔多年开班讲授中国历史,那年他首次开讲本地战后史。就这样,我跟着朋友一道报名,成为山叔战后史课程的早期学员之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