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向京:迈阿密海滩

迈阿密海滩有种毒性,让你几乎无法起身做任何正经事,仿佛天底下最正经的事就是什么也不干……

12月初到美国迈阿密公干,长途跋涉,苏黎世转机加候机时间,整整折腾28小时才抵达。经苏黎世海关,不幸被选中搜身细查,结果证明我不是危险人物。好在过迈阿密海关遇到菲律宾籍工作人员,他乡遇亚洲人,分外亲切,很快放我走,不像他刁难排在前头的长胡子男子许久。待看到度假酒店那张特大床时,已近黄昏,马上瘫倒入睡几小时,醒来时,夜色已出。

装饰艺术风格的酒店后门就是鼎鼎有名的迈阿密南部海滩,高耸的棕榈树婆娑摇曳,云层绵长密卷读不尽,耳边尽是风声。棕榈树泳池尽头的草地上散置几张舒适沙发椅,躺下,抬头,夜空中的云与树多了份妖娆,翻腾滚动,密云间月光隐又露。多久了,没好好看夜色。我们的热带也有椰林密云皎月,工作的人儿往往忙着忘了抬头。

穿过后门、丛林,走向海滩,竟然空无一人,当下,属于我一个人。沙子细密,海浪滚滚,涛声阵阵,圆月高挂,迈阿密海滩流露了本来的面目,所有路上的奔波是值得的。

隔天未亮,起个大早晨泳,酒店的年长员工仔细打捞起池里的落叶杂物。水是温的,游着游着,消除了疲惫。

走向海滩,不少人在沙滩上慢跑。有一个人坐在沙滩上看海,围着一群海鸥的Y脚印。躺在沙滩椅上,光破云层出,天色亮了起来,海鸥时低时高飞姿如斯自在。

迈阿密海滩有种毒性,让你几乎无法起身做任何正经事,仿佛天底下最正经的事就是什么也不干,却又天经地义。不用脑才不会辜负了眼下的阳光海滩、良辰美景。海声里逐渐入睡的我,挣扎斗争了许久,才爬得起身去采访。

迈阿密海滩骨子里有一种慵懒,海滩边以低矮的装饰艺术风格酒店居多,来往路人一身冲浪沙滩休闲服饰,日常节奏悠哉闲哉,多少感染了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与周边艺文活动。很奇怪,与香港展会相比,迈阿密海滩展会虽大得多,逛的步调自然放得很缓慢,仔细看,做记录,竟也能看完。

夜晚的露天影片放映会在新世界大厦举行,草地上散放多个豆袋,携带小瓶装葡萄酒前往,一躺下就不想动了,影片好不好无所谓,困了就睡,天气这般好,风这么凉快,光是睡个美觉就不旺此行了。

各个主题的餐馆夜店情调迷人,生意也好,尤其“小古巴”区,仿佛进入迈阿密对岸的另个世界。

虚度了的才是时光,虚度中自然催生艺文,迈阿密海滩,说真的,是打造艺文目的地的天然舞台。温伍德区的涂鸦墙、旧货仓改建成的私人收藏美术馆,仿佛天然生成。

从迈阿密回来后,仍是一骨子的懒洋洋,打起稿格外辛苦,又是年终,快逢佳节,只想与家人、朋友相聚,虚度时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