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舒达胜:林华俊老师

订户

字体大小:

华俊走了——刺眼绞心的短讯。远处灰茫天际传来几声闷雷,季风阵雨复返时分……匆匆踏入大巴窑北的组屋廊楼下灵堂悼唁致哀,百感交集,莫言以对。在吊念簿页写下“求生求存的窑火斑迹,缘起缘随的陶艺人生”,潦草署名下端拟用吊,或弔或悼字,一时心神恍惚省略之。逝者多年待我亦师亦友,其在天之灵当不在意如此一字疏漏。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