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基:老来童话

年老之身,如何摇身变成小孩之笔,转型成功,作家返璞归真,从而为自己、为世界的童书写作,开创了另一个文学“大哉春天”。

近年来,随着文学数据化、文字电脑化,我们也喜见童话和故事的荧幕和影像倾向,能够立体的,已经不再纸质,不再平面?实体书本的送礼、馈赠外,额外多出一种方式、一种手信,未改的是:送礼的“人情”、关怀的“习惯”。

在欧美国家,佳节来临,户外大雪纷飞,家中不断发出松木香的壁炉旁,还是坐满听故事的大人、小孩。营造出浓浓的节日人情、温馨和气氛。

由此可见,新旧童话故事,依然在时间、空间中无国界广泛流行、传播——眼睛看得到,耳朵听得到,礼物收得到。呵!呵!呵!喜乐满满来。

可贵的是,看似简单、容易的童话和故事书写,过去现在,还是不乏成人大师级文学人马的入场参与。其中就有专写大长篇的旧俄小说家托尔斯泰(Tolstoy)和美国犹太裔的以撒·辛格(Isaac Singer),后者还是197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两人都是“老来童话”作家的范例,在高龄七老八十时,可以不忘通过文字文学,为孩子们送暖、送真、送善和送美。

如果我们深入一层去了解,马上可以发现:两人晚年的文学创作转型,正是他们对成人小说读者群的失望。

他们声言:只有小孩,才是自己文学创作的真正读者和知音。两人的童话,其实也是在他国、他人的作品上加工、改写完成,来源极为多元多样。足证:童话、故事的生命力,不分古今中外,可以历久弥新。

托尔斯泰在谈到儿童文学创作时曾表示,“要写一部纯净、优美的作品,要像整个古希腊文学和古希腊艺术那样,没有一点多余的东西。”说的,正是那些佳节送礼的优秀童话书。

托翁的童书,收有373篇作品,大部分取材自各个时代各国各地的民间故事,内容广泛,涉及自然科学、地理、历史、文化、道德、伦理、博物学等多领域。

尤其1875年,经过他二度改写成定本的《新启蒙读本》,书共4卷,每卷细分为“童话与寓言”“故事与趣谈”及“自然与科学”三部分。是书一直是托翁所开办故乡农民子弟学校的启蒙课本。

大师手笔,最后课本还走出校门,走出国门,行销世界多年。此书在托翁生前已重印近30次。如今还被欧美文学界、教育界视为学校经典启蒙读本之一。

至于美国波兰裔作家以撒·辛格,更是别有用心,他特别采用犹太民族濒危的意第绪语(Yiddish)创作,之后才加以翻译出版。书中故事的发生地点,全部来自波兰的一处古老犹太人聚居区。

其中多次译成中英文的《有钱人不死的地方》,书中主角,全是嘻嘻哈哈“傻瓜之国”里的傻人傻事和哈哈嘻嘻“聪明之国”里的聪明人聪明事。嘻哈无国界,故事突槌不断,“笑果”满满,充分发挥了犹太人的幽默个性和保你笑饱、笑足不加价的天赋本事。

以撒·辛格晚年才在一位纽约文学女编辑的大力敦促下,一篇又一篇的从事童话写作。老来童话,起先还有所抗拒,最后却一发不可收拾,成果丰硕。

年老之身,如何摇身变成小孩之笔,转型成功,作家返璞归真,从而为自己、为世界的童书写作,开创了另一个文学“大哉春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