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众里寻他

如无记错,第一次听到陈克华这名字是在进念二十面体办公室,不知道胡恩威或者荣念曾,口沫横飞说台湾出了个写诗的同志眼科医生,既保健亦唯美,当地文化人难得遇到操共同语言的救星,纷纷解囊光顾,毋庸姓蔡灵魂之窗也前所未有地明亮,言之凿凿“某某老师也去整了”。诗盲那几年去台北,不自量力买过夏宇,主要因为册子设计太新奇,抱着欣赏印刷品的宗旨搬回家,“形而上”虚荣有如供奉徐冰的《天书》,一窍不通的仍然一窍不通。隔不久又找周梦蝶,彻底是一种补偿心理,坐在明星咖啡馆追忆似水年华,仿佛嗅一嗅油墨味,便能野生捕获青葱岁月羡慕而不可得的书卷气。陈医生的作品,则要等到迈进21世纪才有缘得见,四五年前基本书坊出版图文并茂的《身体诗》,晶晶书房搜购杜达雄时顺便买下,醉翁之意昭然若揭。后来读到专访,记者提出究竟是色情还是文学的伤感情老问题,作者巧妙答“各取所需”,我就像偷东西被当场捉到,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发出的哈哈哈不无遮丑意味。惭愧啊,印在记忆文件的只有诱人的黑白照片,主打的文字水过鸭背。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