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忠在:我爱无印良品

2017年12月15日,我收到一封“无印良品”的电子邮件,显目的标题,写着“从2017年12月25日晚上11点59分开始,“无印良品”将结束电子商务,我们谢谢您的支持,若为您带来任何不方便,特此致歉。”

我误以为“无印良品”结束营业,关门大吉,整颗心立刻沉入海底。自2007年首次踏入它在百利宫四楼的商店,我就爱上了它,那时周四与周五,我在百利宫对面的“陈振传基金”任中文顾问,午饭后一定踏入“无印良品”专卖店左看右看,东摸西摸,找精致的新产品。

我喜欢它的小布包、塑胶盒子、长桌、木凳、衣架、藤篮、彩笔,试穿它各款的衣裤和拖鞋。我开始医治C型肝炎后,药丸堆满衣橱,某日在店里发现可以储存许多药丸的塑胶盒子,价格相宜,立刻买回家,解决了衣橱内的混乱状态。

2009年10月底,我失去“陈振传基金”的翻译工作,一直以来都很照顾我的老板娘,海峡贸易执行主席周玉琴女士,是位亿万富婆,她新购买的大小公司中,有许多通晓双语的大学毕业生,人事部认为翻译工作僧多粥少,没必要继续聘用我这老公公,建议我早日离职。我依依不舍,至今仍保持跟周女士的联系,也保留我逛“无印良品”,观赏设计不抢眼但实用产品的快乐。

自我的孩提时代起,就对混乱感到恶心,我每次步入无印良品专卖店,都感觉到自然、干净、简朴、条理,心里非常舒服,最近翻阅资料,才知道这是无印良品创办人木内正夫的规格,自1983年在东京青山开设首家专卖店起,他就对设计、材料、价格,严格规定,服装必须没有花纹、格纹和条纹的设计,颜色限于黑白相间,褐色,蓝色,绝不追随潮流。

我不知道无印良品的产品,是在日本国内还是国外制造,我买回家的多种产品都非常耐用,书桌上的塑料书架,就从原本的单层堆高到三层,有条有理的收集我喜欢的书本,萧红的《生死场》,萧军的《萧红书简》,张大春的《富贵窰》,李碧华的《生死桥》,山本耀司的《我投下一枚炸弹》,吴子云的《你不知道的六弄咖啡馆》,云门舞集的《云门快门20》,都随手拿到。

无印良品在本地有三家店面,它是一个由株式会社良品计划注册的日本品牌,店名直译中文就是“没有印上品牌标志”,主要以日用产品如服饰、文具、厨具为主,有人认为它是生活哲学,我完全同意。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