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符诗专:太阳的芬芳

订户

字体大小:

1月的第二个周末全岛气温普遍降低,最低气温21.4摄氏度。报道说这还不是我国有史以来的最低温。最冷的是1934年的19.2度。那一次同样发生在1月,可是记得住那次低气温的国人大概不多了。

倒是这几天,不时会听到有人说:“没有试过新加坡这么冷的!”这说法显然并不科学,却是不少在这块土地土生土长生活这么多年的人们的集体感受。传统媒体持续报道加上社交媒体热烈讨论本地的“冷天气”,让不少外地朋友觉得莫名其妙,20几度和他们所认识的冷还有一段相当的距离,怎么就上新闻,还连续报道了好几天呢?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