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孝忠:圣约翰岛的小旅行

新加坡共以多少个岛屿组成?我在前往圣约翰岛的渡轮上问朋友,答案其实是63个(包括本岛在内)。我阅读着网上的信息和朋友报告最新发现。在岛上生活多年,但对身边的事物总一知半解,因此才有了这次圣约翰岛的小旅行。

新加坡变化太快,以致我们经常失忆,想记起的时候记不起,甚至还不知道自己遗忘了什么。失去了布景的回忆,所有的影像都变得更为虚幻,正如看过的电影,仅存好不好看的判断,却无法对细节侃侃而谈。有时候我怀疑是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还是变化太快,回忆无法扎根。

圣约翰岛在新加坡历史里有特殊的意义。莱佛士在登陆新加坡和天猛公会面并租借新加坡之前,最先抵达和靠岸就是圣约翰岛。殖民地时期,圣约翰岛曾经是个传染病检疫站,由世界各地来到新加坡的外劳都必须在岛上隔离一段时间,才能获准登陆本岛。1948年以后,圣约翰岛上设有关押政治犯的拘留所和戒毒中心。一直到了1975年,圣约翰岛才完成了这些难堪的使命,改造成国人度假休闲的好去处。

眼前的圣约翰岛和我印象中的记忆,差别不大。岛上共有10棵受保护的古树,树干粗壮枝叶茂密,看样子就知道树龄不小了,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有越老越优雅的生物,那么必然是树了。清晨下过一场雨,让整个岛显得更绿,空气中有泥土和雨水混合后,这种久违了却熟悉的气息。偶尔枝丫间有动静,我能听见有几只鸟在聊天,但怎么也看不见它们的身影。风吹过,下起一场无伤大雅的小雨,如果不是有太多时间的话,是无法感受到生命及周遭一切悄然发生的袖珍戏剧。

岛上各处有不少小巧的沙滩,以新加坡的标准而言,可以称得上水清沙幼。沿着海岸长着椰树,似乎是沙滩最忠诚的守护者。一个红白相间的救生亭,早已经没人使用,现在更像是一件被遗弃的家具,它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我们拥抱改变,迷信改变才能进步,但潜意识里其实害怕变化,所以偶尔看见一些能抗衡时间的人事物,心里会涌起莫名的感动,虽然岁月已经不动声色的在我们身上雕下了痕迹。

我们拥抱改变,迷信改变才能进步,但潜意识里其实害怕变化。 ——叶孝忠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