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路边的牌坊

那天心血来潮,跑到林厝港探望老朋友,是年轻时的空军战友。那个时候,他飞天鹰,我飞老虎。不过,我们都成为过去了的人物,当年的机款都进了博物院了。老朋友效法陶渊明,归隐田园,泥土黎民,春风化细雨,沐浴煦日里。皮肤黑了,头发白了,故人更加豁达,更加智慧了。两兄弟叙旧谈往事,红尘绿叶,蓝天白云。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客串篇 友情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