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介:文字贬值

这类吹嘘流行了,意味着文字贬值,感觉到手里捏着的是二战时日本皇军发行的“香蕉钞票”,不值钱。

生活中纸币贬值、物价上涨的现象,统称通货膨胀。货币会贬值,文字也是。文字之所以贬值,多少关乎社会心理。在民风淳朴的年代,日子过得平平实实,谁在乎那些华而不实的名堂?一碗粿条汤三毛钱的年代,四处行销货品的人叫推销员,靠开车过生活的人称司机。他们虽然薪金一般,一份明白工做得敬业乐业,没有太多埋怨。

从前买水喝,有大杯小杯之分。时下走红的现代化咖啡馆,对饮料分量“大中小”的称谓,已经不再是“big、medium、small”,而是“venti、grande、tall”,感觉比较与众不同。当今的汽油,分supreme、extra和regular上中下三等,一眼望去,感觉各级油品都是好料。“普通电池”这种标签早被弃用,“强力电池”取而代之,之后又出现“超级强力”的说词,名称是给力了,电池的“威力”是否随名称的改变而强化,看官自己判断。买卖靠吹嘘,它总是对准消费者注重外表的心态,从前上中下的朴实分类,已经不合时宜。繁华社会回避下等档次的心态,会不会是一种变相的自我忽悠?

社会阔气了,人们的期望值爆升,有面子挂不住的心思。渐渐地,事浮于人,一些工作少人问津,老板意识到职衔不动听就无法吸引蜂蝶飞来,于是落力包装,新职称出台了: “推销员”换上新面具,改称体面的“营业代表”,弥补了心理的缺口;“女佣”戴上“家政助理”的新帽,新名堂听着但觉顺耳;“巴士司机”易名“车长”,以“长”挂帅,有“掌管一列车”的意含。以高雅的头衔换取职业认同,也是用心良苦。都说佛靠金装,人心的这点要求,好像也不为过。

从前公司的主脑称为总经理,已经让人肃然起敬。当CEO这新名堂闪亮登场,就海啸般翻转大企业的人事结构,迅速成为一把手的高档标签。接着,中小型企业悄悄跟进,最后政府部会和法定机构也意志动摇,犹豫一阵之后还是顶礼膜拜接受它。迈入千禧年,信息时代滋长了浮躁心态,一时间各种与电脑资讯相关的公司林立如春笋,满街都是穿便衣便鞋摆酷的年轻人,亮出名片个个都是CEO。那是一段文字大贬值、职称大通膨的岁月,但荣景却似绚丽烟火,一闪即逝。流行没几年,CEO这名堂听在普通人耳里,冲击力已大不如前,因为物以稀为贵,多了就贬值,犹如博士头衔,在大学生是天之骄子的年头,学位靠真材实学钻研得来,赢得众人尊重,不似今天真假博士混杂一堆,听着就没感觉。

你或许也察觉,当今各领域的大师越来越多,从烹调到相命算卦,大师前仆后继,络绎于途。大师之名泛滥,是旁人高帽乱套,或自己沐猴而冠,走夜路吹口哨壮胆渲染出的假象。这类吹嘘流行了,意味着文字贬值,感觉到手里捏着的是二战时日本皇军发行的“香蕉钞票”,不值钱。这年头,连“帅哥”“美女”都廉价。店家招徕,不论顾客长相如何,逢人便大方施舍,帅哥前美女后的通街喊,不小心形成了生活中“腻耳”的“油腔滑调”。

职场达人告知,职称通膨已是摩登世界的普遍现象,人们相中的是头衔,薪水或可暂时按下不表。企业公司不介意让职称灌水,反正名堂惹眼了,对主顾两造,都是互惠双赢。于是金融界银行界产业界的副总裁多如牛毛。副总裁通街跑,据说是为了方便见客,扛这样的头衔与人打交道,好歹能加分。十多年前职场便有戏言,若要裁员,向副总裁开刀,足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