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夏宗:城

刚带着我干儿子在槟城度假,感觉到这座有232年历史的老城市一路走来不容易。尤其是槟岛近几年来了一位很有想法的市长,令市貌焕然一新。新加坡人不但成为槟城最大的旅游客群之一,同时也在槟城地产投资上名列前茅。干儿子和他娘居住北京,最近也因为北京“搬迁大潮”而备受影响,不得不考虑转移阵地。据说有一个非正式数据:350万人会被逼搬迁!官方说词是以“整治安全隐患”为由,在多个区域的违章建设的出租公寓,要求租户迁出。有网民则认为这是官方借机“清理低端人口”。北京住着不少没有本地户口的住户,他们处于一种非法状态,被歧视和打压。这是中国特有的户籍制度,也表示中国制度的老化。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漫主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