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莉琪:家常菜

小时候每每吃到妈妈的拿手菜肴时,给她最大的赞美就是说她可以开杂菜饭摊了。妈妈总是以同一句话回答:“家常菜罢了,怎么可以跟外面卖的比?” 因此一直以来,我对那些能称为“家常菜”的菜肴都有很高的期望。

近期出国得自己照料三餐,偶尔还会到朋友家吃饭或一起下厨。大家互相切磋厨艺,展示我们各自的拿手“家常菜”时,就碰到了许多有趣的经历,让我对这词有了新的见解。

先从煮白饭说起。光是米和水的分量,以及煮出来的糊度,就已经有很多不同标准了。一次到一位朋友家吃饭时,发现他的住宿没有提供饭锅。他是凭感觉给米加水,再倒入锅里煮到干为止的。最后煮出来的,以干粥来形容最贴切。大家没见过这样的白饭,调侃了一下,把主人弄得好尴尬。

再说切菜这一项。某次大家准备吃火锅配小菜,我就先帮忙准备材料。我们家切马铃薯从不讲究,我也就随便把马铃薯切成丁状,反正大小差不多一致就行了。结果端到桌上时,朋友们说马铃薯都切错了,应该是片状或丝状的,还问:“你在家里不做菜吗?”我当时听了,涨红了脸,不好意思说我们家常菜就是这样的。

许多新加坡家庭的家常菜当中大概都会有卤肉这一道菜肴。某次朋友毛遂自荐给大家煮新加坡菜肴,还先做了调查,问我们卤肉是吃甜的还是咸的。大家聚餐的那一天,唯独卤肉这一道菜他不让人给他的烹饪方式提意见,因为那是他引以为傲的家常菜。

多了这些经历以后,我对“家常菜”有了新的了解。其实家常菜就是家里煮的、普普通通的菜肴。家常菜在别人眼里不一定特别好吃,每一户人家的孩子也都会有自己熟悉的味道和好吃的标准,但家常菜主打的就是这熟悉的感觉。虽说不是什么山珍海味,我们朋友圈里每个人还是会有至少一道公认好吃的家常菜,时不时就会有人提要吃朋友甲的烤鸡腿,朋友乙的红烧肉,朋友丙的卤肉等。

最近向父母分享了我这个新领悟以后,妈妈说我们对“家常菜”的定义总算达到共识了。有时他们会问:“朋友请吃饭吗?朋友很会煮吗?”我都回答:“哦,都是一些家常菜。”然后我们都笑了。 (传自英国怀特岛)

家常菜在别人眼里不一定特别好吃,每一户人家的孩子也都会有自己熟悉的味道和好吃的标准,但家常菜主打的就是这熟悉的感觉。——林莉琪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