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惠雯:茶室和潮州菜

对一个地方的回忆,往往和味觉有关,在美国看到有新加坡的朋友晾虾面、鸡饭、肉骨茶,总是即刻惹起怀念。所以,当我的航班于将近晚上9点到达新加坡后,我做的第一件“正经事“是和接我的朋友去吃鱼头炉。路边一坐,盛上一碗热腾腾的鱼汤,便有“回老家”的感觉。第二天一早,则迫不及待地去喝肉骨茶,喝完则完全是本地人那种踏实了。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街头隐士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