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再藩:除夕陪书

华人过年,事事都得图个吉祥如意,也颇有避忌。书,因与输同音,新年开春,总遭冷落,这一点,我很不服。

除夕夜,团圆饭后,我开始忙碌,爬高俯低,整理藏书。

平日无暇,冷落众书。新年长假,自我放空,正好与众书“敍旧”。这是几年来自我培育的“私家年俗”,百无忌惮,非常享受。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