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欣:陈年果干味

大年初一。媳妇上班去,儿子因当天休假,带两个小孙女上学,先来拜个年。开门一看,怎么还多了个小kiwi女孩?原来是儿子同事的女儿,因与我的大孙女是同学,故同事托他一起“押送”上学。看小女孩眼神,似乎蓦然来到一个陌生的新天地,瞳孔里满满是好奇。妻发了红包,给小朋友们每人一块佛手果干(小孙女特别爱吃我们从新加坡携来的佛手果干),外加一方巧克力。小kiwi毫不犹豫,将佛手果干塞进嘴巴,又喜孜孜接过巧克力。

不知“陈年果干”入口时,她有何感受?清新?甘甜?醇美?抑或某种“难以名状的味儿”?

又想起去年在港湾华人新年庆祝会上挥春时,那个要求我写字的少年,不也闪烁着同样的眼神?

是奥马鲁华人协会首次与市政府旅游局合办的华人新年庆祝会。会长彼得从儿子口中,知我会写几个毛笔字,请我帮个忙,在港湾庆祝地点摆个摊位向老外“示范”华人书法。心想也应该为这里小小的华社略尽绵薄,于是硬着头皮、老着脸皮答应下来。敲定的方案是:现场将老外的名字译成华文,分别于书签大小的硬卡纸写上中英文姓名。每名收若干元,所得悉数捐给华社。反应竟然异常热烈:大多为父母亲要我为其孩子们翻译、书写名字。“开档”半晌,来了个少年,独自走近摊位,腼腼腆腆对我说,可否为我写个名字?洋溢好奇的眼神,语气,似乎因害臊而不很自在。

今年庆祝地点在奥马鲁公园。同样的“场景”又出现了。是个约莫十来岁的小女孩,来到摊位前,拿出小小的钱包,往里头掏了一会,掏出几个一块钱的镍币,有点难为情地说,我就只有……只有这几块钱,又说是从怀马蒂(Waimate,奥马鲁西北部的小镇)来这儿参加朋友生日庆祝会的。我和妻不约而同地说,就送给你吧,不用付钱。她犹豫了一会儿,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Enya,又再三吩咐应该念成“英雅”而非“恩雅”。看英雅喜出望外,小心翼翼捧着“华文名字书签”离开,心头,也受感染而倍加温暖——尽管晚夏拂面的清风已捎来飕飕凉意。

公园里各种表演陆续呈献。不同于去年只有来自基督城的一只南狮。今年共四只,还有一条龙——都来自达尼丁。此外尚有花鼓舞、武术表演等。Kiwi们纷纷扶老携幼,举家前来观赏表演。正是:“会桃李之芳园,叙天伦之乐事”。

我的挥春摊位呢?“开档营业”时门可罗雀,笑对妻曰,今年乐得清闲,正好看热闹。谁知半个时辰后却告应接不暇。一位年轻kiwi说他有块种植蔬果的园地,问我可否写句吉利话儿,让他镶入画框安置园内。略一思忖,于大张的红卡纸写下“木欣欣以向荣”,说,我的名字就在其中——以后也在你的园子里——衷心祝福所有的蔬果繁茂成长!年轻人喜滋滋地自动多捐了十元。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