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达胜:请戴口罩

农历春节,约安爷茶叙。他老兄衣装异类,大红T恤,雪白口罩,裤色接近鲜绿。我一时错愕,以为圣诞老人回锅闹春来了。他一见我劈头就问:感冒否?没。他脱下口罩:恭喜!你我健康身子,对话顺溜时候口沫横飞,没顾忌了。

年前,烟霾肆虐,安爷得了轻度的过敏性哮喘;从此,天天读PM2.5,口罩不离身。月前流感横行,安爷外出,总是一罩遮口鼻,有备无患。我说,若戴个医用的白色口罩搭车走街,等于是在自己脸上打了“我病了”的烙印,心情难免陷入面子和里子的暧昧。安爷无奈:观瞻是别人的,健康是自己的。他坚持,我无言。

一次陪内人看耳鼻喉,医生交代我俩都得戴口罩,避免感染。打的回家,一上车,司机敏感:哇,你倆生啥大病呀?我说明来由,强调这是卫生是礼貌。司机有感直白:患感冒的乘客多不戴口罩,我常遭感染。那你就戴个口罩呀!哎,不敢戴,否则谁愿意上我这病号开的车。我说如此难题,解决之道唯有患者主动戴上口罩,利己利人。

最近日本富士电视,办个“为什么女性戴口罩看起来比较美”的座谈。某心理学教授分析,旁观者的大脑会将你我脸孔受遮部分迅速虚拟修补,产生“理想美”的视觉印象;同理,戴墨镜或头巾也可让面貌轮廓得到加分的效果 。

曾在东京和台北街头闲逛,发现那儿的保健口罩五彩缤纷,红男绿女有别,设计感十足。狮城天气炎热,如此防尘、防霾、防病毒的多彩潮罩,尚未形成市场气候。换句话说,也是商机处处,精明的商家不妨做个健康卫士,多多进口潮式口罩,启动人人口罩个性化的风潮!

再说岛国流感季节,几乎和季风雨季同步。去年,健康促进局借机发动和感冒病菌“战斗”(F.I.G.H.T.)的宣导——字母代表:经常洗手、疫苗注射、去看医生、在家休息、纸巾和口罩。宣导期间,巴士站边的灯箱广告闪烁着“战斗!战斗!”标语,出租车前座后袋中,备有免费的“纸巾和口罩”小礼包,上面大字提醒:若忘了戴口罩,在人前咳嗽或打喷嚏,务必用纸巾捂住口鼻……真是苦口婆心。

据调查,闹街边的巴士站四周空污浓厚;我从善如流,无论感冒与否,通常口罩上脸候车上车,面对车内乘客大众,我诚实表态以兼善天下;闻他人咳嗽或喷嚏声起,我老僧入定而独善其身……狮城居, 推广口罩?开头难免“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尴尬,但人人“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妙愿景,指日可期。总之,识时务者为俊杰,口罩,是保健的服饰,也是公德的默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