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介:语文地震

中英互译失准,是近年来语文地震的重灾区。有感地震年年有,有时四级,有时六级;有时遭致天怒人怨,有时让人笑出泪花。

狗年到,牛车水春节灯饰张挂着“保家卫国”“种族和谐”等等一大串与过年风马牛不相及的贺语,惹起街谈巷议,制造了些许节日怡情效果。新加坡邮政公司不落人后,也赶上热闹,张挂起“炮竹迎大百花盛,新邮迎春满丰收”的“对联”,收获了一片挞伐的“礼炮声”。它从善如流,换上一副新对子,没想到舆论针对新作,爆开双响炮,年味就这样浓郁起来。

zb_0222_cj_doc6yjegzw1ehka4z037vs_20164557_tanke_Large.jpg
新加坡邮政公司农历新年期间一度挂起“炮竹迎大百花盛,新邮迎春满丰收”的“对联”,引来坊间热议。(档案照)

除了对联、贺词状况连连,炒热新春气氛之外,无厘头的中英译文不示弱,上阵助威,春意更闹了。翻译上接二连三“凸槌”,构成了狗年“开花结狗”“团圆有余,富贵不足”的盎然春景。

中英互译失准,是近年来语文地震的重灾区。有感地震年年有,有时四级,有时六级;有时遭致天怒人怨,有时让人笑出泪花。虽然语文地震坏了小岛美誉,但震久成自然,习以为常也就欢喜度日了。要唤醒各方行动起来,估计需要八级地震。等哪天平地一声雷,山崩地裂,泥石四处窜流,你还真有救灾解难的能耐?

忠义狗接班之际,后港高文小贩中心旁立了一个十二生肖运程大看板,被平民百姓指出英文翻译有谬误,包括把“本命年”译为 “Year is Benming ”;把“犯太岁”译成 “Guilty of being too old ”(因太老而内疚);把“贵人”译为 “Arch Aristocratic People”(贵族人士)。

文礼地铁站也有火点。它的服务告示牌内容有状况,把“Top-up unavailable”(此处不提供充值服务)译为“在这里不可收拾”;将“Small change unavailable here”(此处不提供零钱找换)译成“小的更改无法在这里”。

翻译三天两头出状况,反映了两大问题。一是水平不足,一是把关不力。水平提升需要训练,但无法一步到位。近年官方推动下,初级学院或大专学府陆续开办各种翻译课程,尝试解决翻译人才荒。专才开花结果之前,各种翻译机器异军突起,被视为神器。当今市场上荒腔走板的翻译劣品,看来多是它的杰作。

语言有鲜活的生命,要驾驭它谈何容易?翻译名家穷一生精力,都感叹它刁钻古怪,驯服不易。翻译机器乃初生事物,仍处于半生熟阶段,想靠它“揾食”,以为无往不利、高枕无忧,是低估了语文的太极内功。

二三十年来,我们在华文水平锐降的感叹中度日,工作人士面对中文,普遍信心见底。大家都是教育制度下的产物,要找个称职者把关确实太难。要塞无将士镇守,流寇从容叩关,罪责在谁?由于不是主流,把关意识日渐流失,终于成为痼疾。

近日拜读陈定远《开花结狗,十犬十美》一文,他道出了亲身经历:四年前他投函早报,点出旅游局中文网站的严重翻译谬误,旅游局诚恳道歉之余,斩钉截铁承诺,它将纠正相关错误。两年后他重游同个网页,惊觉一切都原封不动。他再投函,情况才有改善。

若干年前,我发现某法定机构的合约翻译让人不知所云,事后巧遇它的头头,实情相告,他当下表示关切,但没有行动。一两年后,错误连篇的合约译本依然在市场上使用。在一切以英文为本的社会,其他语文译本得不到应有的尊重,把关不力,是译文频频出错的病源。语文表达,先求通,再求好。立春那天途经某教堂,围篱上挂着标语:“你可随时随地,免付费的与上帝连接。”你觉得这样的中文是否拗口?舒服的译文,读着犹如喝上优质红酒,入口就觉顺喉。以次品示人,毕竟不可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