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惠雯:过年

所谓“往事如烟”,大概是因为年龄渐长,过去的不少东西都变得模糊、似是而非了。譬如,我已经忘了上次在中国过年究竟是哪一年,也不再试图从已经模糊的记忆里求索出一个准确的数字。但我想我以后应能记住2018年春节这个特别的“年”,因为这是我在国外过了数不清的“年”头之后,又在中国过的一个年。我把它写进专栏里,用白纸黑字记录下来,日后便有证可考了。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