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云:如此叛徒

被极端之掌推下人性深渊,叛徒是多样、复杂的,也有痛苦的心理历程,书里归纳了八种叛徒。

前一阵在中国热播的谍战剧《风筝》,不但主要人物立体饱满,戏看完仍久久挥之不去,一众次要角色也毫不概念化,其中的“共党高干”江万朝,就很不一般。

江万朝长一张知识分子脸,儒雅沉着,在一群延安干部中以斯文正气脱颖而出。剧情前半部他没有特别动作,但直觉告诉你此角色不会虚设。果然好戏在后头,到了共产党执政的1950年代,“风筝”郑耀先根据无意间获知的人物关系,举报已升任山城公安局副政委的江万朝即为深藏中共内部的军统特务“影子”,而昔日老战友无人相信:政治立场坚定、马列毛著作倒背如流的江万朝是影子?那不是天方夜谭?

江万朝称病住进医院,台湾却在此时派人伪装他亡妻的外甥寻来,其实是来暗示和警告这枚深藏的棋子,江万朝终于崩溃,向组织坦白一切:老革命的他在上海地下工作时期被戴笠抓捕,后者以他老婆梅菲作要挟,他叛变了,接受派遣悄然回到中共队伍;期间他为自保,甚至默许了自己唯一女儿被杀。中共打下江山,如鱼得水的他以为一切既往矣。如果不被机智过人的“风筝”怀疑,没有军统此刻前来“接头”,他完全可能在新政权中安然行舟。目睹江万朝吐露一切后猝不及防咬毒自尽,你的反应会是什么?唏嘘不已,感叹造化弄人?

记忆中最早认识的“叛徒”,是小时候从收音机听了好多遍的小说《红岩》里的甫志高。以银行会计主任和书店经理为掩护的甫志高,是中共重庆沙磁区委委员,他违反组织原则的盲动导致书店——备用联络站暴露,处境危急,然而在上级许云峰下达立即转移命令后,思绪复杂的甫志高心存侥幸,决定回银行宿舍与爱妻道别,还在途中被红灯笼下分外诱人的“老四川”麻辣牛肉吸引,买了一大包妻子喜欢的山城名产。他挟着纸包走向熟悉的家门,他望见了窗口的灯光,就在他伸手去按电铃时几条黑影突现身后,一只冰冷枪管抵住背脊……

人是肉做的,有生理和心理极限,并非人人都能像《红岩》里的江姐靠信念在酷刑折磨下横眉冷对不哼半声。《风筝》开场时军统刑讯室中共党女特工曾墨怡的凄厉惨叫很不刘胡兰,却和她的宁死不招一样真实。

同样山城背景的《红岩》里,甫志高也很真实地在严刑逼供下出卖了大批同志,成了那年代红色文艺里最著名大叛徒。文革中这部1961年出版的“反动小说”遭到批判,那包温情脉脉的麻辣牛肉也是罪证之一——这细节表现的是叛徒的“人性”,“人性论”不正是资产阶级货色?

更有意味的是,事隔多年后于2008年出版的《红岩档案解密》、2011年问世的《忠诚与背叛——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红岩》等书,根据大量新解密史料和对幸存者及后代的采访,努力重现红岩故事背后的惊人真相。原来甫志高是多个中共叛徒的杂糅,书中他的党内地位不高,现实中被捕叛变的却包括中共重庆市委书记和川康特委书记等高级领导,他们的出卖令地下组织遭遇刨根式破坏。被极端之掌推下人性深渊,叛徒是多样、复杂的,也有痛苦的心理历程,书里归纳了八种叛徒,有“先硬后软”也有“先软后硬”,后者中较突出的有中共下川东地委书记、七大代表涂孝文和川康特委书记蒲华辅。

涂孝文被抓后供出了“江姐”和几十名党员,据说有16人是他的下级却无一叛变,对他刺激很大,特别是与坐老虎凳压断了腿仍不屈服的年轻女子李青林的对质,让涂孝文羞愧难当开始痛悔。

蒲华辅则是整个红岩故事的叛徒中年龄最大党龄最长职务最高的,此人是个党内知识分子,有理论专长,投身革命时充满激情理想,清高而自命不凡,一旦遭刑讯逼供又经不住皮肉之苦。他被捕后交出了川西地下党组织,包括妻子在内的几十名党员被抓,不少被杀。但和妻子及两个孩子一起关进“白公馆”后,蒲华辅“逐渐镇静”,没再进一步出卖同志,也拒绝参加特务组织。

1949年10月28日,蒲华辅、涂孝文连同陈然、王朴等10人被押至大坪刑场枪决,所有人都唱起了《国际歌》,蒲华辅、涂孝文与其他慷慨就义者一样,表现得“非常共产党”。

《风筝》里知识分子气的江万朝和蒲华辅有几分相像,这不奇怪,做了大量资料搜集的电视剧创作者,当然是注意到这人物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