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良:锻炼

中国的体育主要关乎大型活动和比赛。来新加坡后发现“体育”概念侧重融入日常生活。新加坡民众普遍注重日常锻炼,我那组屋楼里的男女老少也不例外,我深受风气影响自不必说,有时候还会经受节外生枝的“超额锻炼”。

有个蓄漂亮胡子的矮壮男子(我暗称他“林子祥”)三天两头在排水沟渠旁的绿化道来回跑步,每次是长跑,不轻言疲倦;另一穿45码跑鞋的中年高个(“大脚怪”)则隔三差五在附近公园里反复走圈,特点是快速,显得精力旺盛。他们两个往往同时锻炼,好似在隔空赌气较劲。是的,其实“林子祥”和“大脚怪”都是德士司机,同属一个公司。他们曾经是长期密切的锻炼伙伴,一起在公园轻快走圈,一高一矮,前后并排,恍若两座活动雕塑。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某天我就看到他们分道扬镳,各自“摆擂台”了。这事之所以和我有关,是因为以前我去公园散步,不时碰到他们在组合走圈,向他们打招呼,他们反应协同一致,都爱理不理的,好像我是业余运动员,他们是专业水准,要划清界限。他们拆伙后,我分别遇到他们时依然含蓄打招呼,两人都热情回应,不再拿架子了,我则有点受宠若惊──锻炼天下,呈三足鼎立之势,意识回归平等了?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