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正镭:太阳正走过半个下午

滴答滴答滴,昔日看电影,闹钟的效果,令人发寒,顿感阴谋森森。闹钟和手表,在手机当道之前,日常流程,循着它走。它是一个宇宙,是行星,是一个圆的始终。心浮写作@62的意念,闹钟,手表的意象瞬间日夜十二地跳读。个人经已好久不戴表,惟窗台上仍置放着一个闹钟伴眠。临离职场,人至初老,论龄以钟表刻度计,不过下午三时。因此,我自况:太阳正走过半个下午。

小时住甘榜,居不离水。溪水,井水,萍池之水,公共水喉之水。水之人情,贵在你最喘的时候伸来的手,让你学习思源。从前庙宇外路旁,设饮水亭,今则偶见武吉知马上段路边,假日早上餐馆安放水箱,让晨运和脚车骑士途中添水。服役时炎炎日下挖战壕,同袍间互递水壶,最是天上甘露。

上世纪90年代中,身赴湖北宜昌,采访西陵峡石门山上文化刻石现场。远方长江沿山弯绕,天地磅礴,虽不见水流之动态,却倍觉平静无波之浩荡,那是文化的浩荡。当代百多名世界各地华人艺术家,选择摩崖艺术,在三峡截流前,在沿岸为山川添人文眉目,为未来留存这一代人的文化情感。

没有一条河流是笔直的,也难有人生一帆风顺。登高望远,那曲折迂回,一一揽入视界。人之心境,时如电影镜头推远拉近,纳天地于胸怀,停格、澄明,复见风掠水漾。白云溪石,因天地缘起,相遇了,又分开了,只一句问候刻骨铭心。

立命,创作,多得天地人的眷顾。这天地人,在我一次喜马拉雅山沿之旅,寒风中仰望星空,感怀至深。那一颗一颗细细小小的星星,在闪烁的星图中,逐渐显现,它们或曾是照亮过你心灵一隅的精灵,让你深深虔敬合十。

少时学人念古诗,哪懂呀。景仰李贺,莫过于其骑驴寻句之形象。花甲之作,我仍遣怀千年前这位“诗鬼”在二十出头时即完成的奇异超现实画面:老鱼跳波瘦蛟舞。

这间中水波,于我犹如跳跃着回归涛涛的中华文化大河——我恭请长河里的这位大唐精灵,穿越时光隧道,化身瘦蛟助兴,而个人开笔写这一册诗集,当属21世纪的老鱼跳波了。

@2016 分享那水/一路曲折迂回/太阳正走过半个下午/白云低首问候和/沉默的危石相遇/瘦蛟喜看/老鱼跳波

没有一条河流是笔直的,也难有人生一帆风顺。 ——潘正镭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