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诗专:大同小异的Mandarin

上一期提到一种语言的三种叫法:华语、囯语、普通话。刊登当天和一位亦师亦友的同事聊起,他说在英语的世界里,这种语言可以一字摡括。他一说我立刻想到的就是Mandarin。

或许英语世界弄不明白华人世界的纷纷扰扰,又或许弄明白了却不愿意跟着改变,所以不管中国大陆、港台或新马各地如何命名,它大都以Mandarin称之。这么一来,不同华人地区的用语名称在英语世界里被统一了。只不过当Mandarin被翻译为中文时,翻译工作者还是得依地点的不同來决定要用华语、囯语或普通话。因此我国的Speak Mandarin Campaign必须译为“讲华语运动”,而不是谷歌翻译所提供的“讲普通话运动”。

除了Mandarin 之外,另一个字是Chinese。可是它更复杂,除了可以译为华语、囯语、普通话,还有华人或中国人的意思。几年前我国旅游局把Chinese New Year 译为“中国农历新年”引起岛内舆论哗然。这中间的错误就在于翻译者从中国人而不是新加坡人的立场来翻译Chinese。从新加坡人的立场而言,我们庆祝的当然是华人农历新年。

我国的华文、华语近年来受到中国普通话的影响不小。这些影响是在我们不知觉中发生的。曾几何时澳洲成了澳大利亚,纽西兰成了新西兰,寮国成了老挝。

我国的华文教育如果从第一所书院“崇文阁”在1849年成立算起,至今已有近170年的历史。这中间有一段时期我们的用字遣词和香港、台湾是共通的。澳洲、纽西兰和寮国这些国家名称大概就是在那段时期或更早以前被我们共同使用的。由于我们对语言的规范是以外人的标准为标准,所以当我们把华语参照的标准转向中国的普通话时,就把我们语言中所保留的历史痕迹给擦净抹平了。

以实用的角度来看,有一个可参照的语言标准当然可以省我们很多事。华人世界中有近14亿的中国人用普通话,在西瓜偎大边的前堤下,选择参照普通话也是顺世界大势而为之。可是华语和普通话之间不应该只是叫法上的不同,而应该在大同之中存小异。

对新加坡华人而言两者之间的“小异”才是华语弥足珍贵,表现我们语言特色的地方。这些特色可能是因为本地不同语系或方言族群相互融合土生土长出来,也可能是我们受到大中华世界不同地方的影响后,按照本地的需要所保留下来的结果。

这些“小异”的用语不仅不应该被擦净抹平,而应该被点出来以彰显本地华语的特色。在懂得和外地人说无所谓、大家分摊和偷懒的同时,也知道在本地我们的“不用紧” 和松紧无关,“公司出钱”和公司也没关系,而“吃蛇”也不关蛇什么事。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