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汉威:河流与我

在地上铺了一份报纸来剪指甲,剪着剪着,发现打开的那页正好是上个月早报副刊的《四方八面》。很惭愧,还没看里头的任何一篇文章,等一下就要跟着指甲碎片扔进垃圾桶里。想起古人的一句“敬惜字纸”,心里不免有点过意不去。

忘了在哪里读过,有一个人身陷牢狱,牢房里就只有报纸的一页招聘广告,分成无数个小格子,密密麻麻。原本对文字不太感兴趣的他,过了几天闷得发慌,便拿起报纸翻了翻。在接下去的几个月里,他反复地读着那页广告,开始一字一句地念,最后把每一个招聘的职位、要求和联络号码都倒背如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