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黑眼睛

其实泰国没有你想象中开放。譬如说他们对多元性别的友善和包容,其实睁一只眼睁闭一只眼而已,不过已经很难得了。曼谷每年泼水节都会变成同志的大本营,泰国政府也没喊打喊杀,反而乐见其成。他们应该感谢那三天从世界各地涌入曼谷的同志对泰国旅游业的贡献。这个课题在东南亚其他国家还是碰不得的死穴,今年一月尾曼谷却破天荒办了一个Thailand LGBT Expo,会展节目包括同志先生选拔和跨性别时尚秀,对泰国的周边国家来讲,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譬如说他们封杀许多题材敏感的泰国片。阿皮擦碰对泰国电检那么失望,以致自动腰斩《华丽冢》(Cemetery of Splendor)在祖国公映的机会,甚至放话下部电影不会在祖国拍摄。泰国变性人导演Tanwarin Sukkhapisit第一部自导自演的剧情长片《后花园的昆虫》(Insects in the Backyard),泰国电检以扰乱社会安定、触犯公众道德为由,把它列入禁片长达七年之久,让她啼笑皆非:“我什么时候变成一个恐怖分子了?我只不过是拍了一部电影!”然而这部禁片去年终于重见天日,得以在House RCA公映。

其他禁片就没那么幸运了,例如《莎士比亚去死吧》(Shakespeare Must Die),因为片中穿插1973年政府镇压学生以及2010年反政府示威群众与军方对峙冲突的新闻画面,这部独立制作至今仍然被禁。后来导演Ing Kanjanavanit将计就计,另外拍了一部《审查官去死吧》(Censor Must Die),文化部竟然放行,她还以为政府终于放宽态度,不料电影杀青之后,文化部却板起嘴脸,威胁势必起诉任何一家敢胆公映这部片子的电影院,让她失望透顶。

“我们必须相信,这个国家不只是他们的,也是我们的。”《莎士比亚去死吧》的制作人Manit Sriwanichpoom说。不满失望之余,他和Ing Kanjanavanit携手打造Cinema and Galerie Oasis,既为泰国独立电影提供一个被人看见的空间,也为泰国异议人士提供一个自由发言的平台,将在三月结束之前正式启用,影院仅只48个座位,规模很小,但谁知道,一只蝴蝶也有可能引起一场风暴。对Manit Sriwanichpoom而言,小影院的崛起,意味着人们仍然愿意争取,仍然愿意寻找更多的可能性,仍然愿意用黑眼睛寻找光明。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