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同狗不同命

狗与犬的分别,据《康熙字典》云:“犬狗通名,若分而言之,则大者为犬,小者为狗。”不过,语言习惯上都一律称为“狗”。以褒贬意义而言,用“犬”的褒义占多。

狗也好,犬也罢,爱狗之东方人已日渐增多,准备了暖窝美食饲养,更在遛狗之时“亦步亦趋”,捧袋捡其排毒之物,用纸抹净其屁股。

由此可见,狗之地位,今非昔比。狗餐厅、狗诊所、狗旅店与狗之美容屋,应运而生`。连狗之身后事,皆有专人打理,收费“可观”。万一爱犬失踪,主人心急如焚,悬赏之金额,就算是寻人和通报通缉犯的报酬,也难望狗之项背!

狗当作宠物后,养尊处优,总爱绕着主人脚下摇尾乞怜,或听从指示卖弄雕虫小技,博主欢心,赏以美食,就此“俯首称臣”。

科技一日千里,狗之特长得以发挥。人类驯养出几乎样样皆行的“灵犬”(不叫‘灵狗’,那是汉字的独特与妙用);这包括了缉毒犬、警犬、救生犬、搜证犬,以及导盲犬等等。这些聪明敏捷的灵犬,忠于职守,有时还“因公殉职”。

在前线采访时,比较熟悉的是警犬组。正式成立于1955年的警犬组,几许沉浮,顺应需求挑战,进行了多次整合。

警犬最初的任务是,协助看守政府建筑与监狱等重要设施。1966年发生瘟疫,差点要了所有16头警犬的命,后由英军和澳洲共赠了26头。

1977年,毒品泛滥,警犬受训为缉毒犬。1987年,警方接管关税局的训犬工作,警犬服务范围扩大至追踪逃犯与寻找罪证。1995年,监狱署狱犬组解散,归入警犬组。1997年,引进与训练民防搜求犬,协助在灾场拯救受困者。

2002年年底,警犬组搬离了跟宪兵军犬组共用了32年的乌鲁班丹营,迁移到蔡厝港北营地,警犬阵容已增至200余头。警犬组英文名改称为Police Dog(K-9)Unit。K-9即为警犬,因为狗也叫cannine,欧美各国都取其音称为K-9。

警犬以不到两岁的德国牧羊雄犬为主,多数购自英、德和荷兰。由于供不应求,1997年,时任警犬组主任林成金打破常规,首次向昆明与天津购买了20头警犬。有趣的是,本地驯犬员口令都是英语,中国警犬无法适从,最终花了不少工夫,才教懂它们听英语指令。

每头警犬都有其档案,包括训练与功过等记录,以便作为表现的评估依据。“成绩”优越,方能保住饭碗。经常犯错,轻则调职,重则遭淘汰,落得贱价“卖身”的下场。10多岁时,便得“被逼”退休。

同人不同命,同狗也命不同。警犬要“打工”才能维生,比“失业”游荡的流浪狗和遭落井下石的落水狗幸运,可是,毕竟比不上宠物狗命好!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