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赵琬仪:你的称呼

泰国小朋友双手合十问好。最美的称呼是真诚的笑容。(iStock照片)

字体大小:

称呼uncle、auntie是岛国特有的乡情,称呼陌生年长者,男的叔叔伯伯,女的阿姨姑姑,好像远房亲戚一样。即使不一定亲切,基本礼貌还是有吧。

搭德士和司机打招呼,在港台一般称“司机先生”或简称“司机”,在中国多数称“师傅”,对方是女司机,也照称无误。那么在新加坡,我从前一直称“uncle”,直到有一次碰到一个满腹牢骚的司机大叔,突然醒悟我已经到了给人称“auntie”的年纪,也不能乱叫中年男子uncle,免得人家以为我装年轻,还是装熟络。

“新加坡人就是嘴巴不甜。香港游客会叫人会叫司机大佬、靓仔。中国游客称师傅、帅哥。什么‘uncle’‘auntie’把人都叫老了。”一上车就接受这名司机大叔的训话。

真的碰到帅哥美女我也不会直呼对方靓仔靓女,免得给人误会油腔滑调,想占便宜。对方明明不是帅哥美女,我更加不可能这么说。不是不愿意讨人喜欢,而是担心演技太差,表情跟不上台词,贻笑大方。

我以为称呼uncle、auntie是岛国特有的乡情,称呼陌生年长者,男的叔叔伯伯,女的阿姨姑姑,好像远房亲戚一样。即使不一定亲切,基本礼貌还是有吧。但这位司机大叔可不这么认为。他喜欢中港两地游客对德士司机的称呼。

日常生活中碰到服务业从业员,如何称呼,表面是礼仪,内里是民情。一个需要逢男就称帅哥,逢女就称美女的社会,积累不少怨气,服务人员是磨心,担心得罪客人,嘴巴要抹蜜糖小心接待;客人要看服务生脸色,因为老板请人不容易,不客气点,搞不好服务“加料”。

至于外地客人到此一游消费,要注意当地惯用称呼,是尊重当地的文化。像在中国,你可别把女侍应生称小姐,“小姐”一词源可追溯到民国时代,但是到了现代中国,泛指特殊行业从业员。上个世纪香港社会明言笑贫不笑娼,但也不会乱叫人“小姐”。

换作岛国,你称呼人家小姐,也有违和感。一显示称呼者思想老旧,二暗示来者不善,我不认为有谁听了会特别高兴。要礼貌周全,还不如效仿宴会主持人,称呼“女士”更加简洁大方。

称呼随时泄露说话人的年龄身份文化背景。在北京生活时,有时在小区买东西,遇到问路的老婆婆喊我“小姑娘”,倒有时光倒流的亲切感。即使赶着上路,也会停下来有问必答。

其他针对女士的称呼,如大姐、大婶、大姑,一概不能乱用,除非真的有血缘关系,名正言顺。无论是21世纪,还是上个世纪,女士们都希望留住青春,不愿红颜见华发,你就不要开口闭口提醒人家岁月不饶人了。想学《红楼梦》的主人翁称呼人家“姐姐”,效果因人而异。也不是人人都能接受横空出世的弟弟、妹妹。

社交礼仪切忌把人家叫老;职场打交道忌讳把人叫小。二三十岁上班族,还给人“girl”“boy”使唤,不是侮辱,也是一种轻蔑。

遇到儿童也不要girl 、boy 乱叫。孩童心灵通透,你视他为平起平坐的朋友,他便不会随便无理取闹。香港人把小孩一律称“小朋友”,实属智慧。长辈称呼小辈“小朋友”,听起来多舒服。年纪还小,但已经有独立意志和喜好,大朋友真体贴。

在欧洲,女性称呼涉及公平与权益。德国上个世纪已经停止专称未婚女性Fraulein,凡女性无论已婚或未婚,都用“MS”。法国也停用专称少女的Mademoiselle ,无论老少,女性一概称Mademe。和争取专业称为省掉“女”一字一样背后争取的是反对性别歧视。医生、律师、法官、司机、大厨、记者、编辑、总裁、总统、总理……对方是女性,介绍时有必要前面特别加个“女”吗?

朋友问我回新两三年是否习惯了。工作上无须严守公关礼仪,精准地把握对方职称官衔,是比较轻松。即使和政府人员打交道,素未谋面,写电邮直称对方名字,连Ms或Mr都能省略。

虽然我们还不像西方社会,孩子直呼父母老师名字,但投入社会后,一般人交流交往都直呼对方名字,社会精神自由开放。不像日本社会,称呼姓氏还是名字,表明亲疏关系,用语还分上级下属,人际关系实质上十分拘谨紧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