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怡心:穿过长长的隧道

四面八方(档案照)

字体大小:

穿过长长的隧道,迎向尽头的亮光,我们就会觉得先前的坚忍负重都是值得的了。

在工作上受挫时,资深的同事总会引用西谚抚慰人心,激励我渡过难关:“You will see the light at the end of the tunnel。”我知道,要坚持得久一些,才能拨云见日,苦尽甘来。只要看到隧道尽头的一点亮光,成功就在望了。然而,尽头在迢迢的他方,我真不知道,到底还要撑多久,才能瞅见邈邈的一线曙光。

每日通勤,我搭乘的是东西线的地铁。劳明达站至中峇鲁站的车程,地铁行驶于地下隧道。早晨上班的途中,由于瞌睡虫驱之不去,我常陷入不知天昏地暗的假寐中。倏忽转醒时,若地铁车厢里骤然变得灿亮,宛如从黑漆漆的夜晚幡然滑入明晃晃的白昼,我就会有难得的“先见之明”——哎呀!我又睡过站了。

有一次,地铁驶入隧道时,我因不久前追看韩剧《机智的监狱生活》而突发奇想,或许黑暗隧道可作为一个神秘的契机,让我们从混沌困境中解脱,投入开阔澄明的自由之境。剧中的金济赫原是前景一片光明的明星棒球选手,因暴打企图性侵妹妹的色狼,一夜之间境遇遽变。开审当天,济赫搭乘律师的车子去法院。他曾听说,若在隧道里全程憋气,愿望就能实现。于是,当车子驶入首尔最长的隧道,他赶紧屏息以待。然而,当镜头切换至隧道的尽头,济赫已坐在监狱巴士上,手腕上套着手铐。他因使用暴力致他人重伤,被判一年有期徒刑。尽管事与愿违,但正如济赫的律师指出的,令人备感煎熬的黑暗时期即便有多漫长,也不过是一段隧道而已。我们仍可以翘首期盼——来到隧道的尽头,一切就会豁然开朗。济赫出狱后,穿过同个隧道,重新出发。

即使已经成为有所担当的大人了,面对看不见未来的漫长黑暗,我们多多少少还是会抱持一丝丝无以言表的忐忑不安。几米的绘本《忘记亲一下》讲述名为小树的男孩与布丁狗一起搭乘一辆无人电车,去乡下找外公。电车途经一段长长的阒暗隧道,而父母皆已辞世的小树坦露了心中的幽深恐惧:“以前,我最怕过山洞,听说很多电车开进去,就神秘消失了。每次电车冲出洞口,我就忍不住欢呼。”在这趟旅程中,小树逐渐明了,那些他以为已然忘却的深刻人事、失落的珍贵记忆,并非一去不复返。只要他鼓起勇气,穿过幽密的时光隧道,过往的种种美好就如同守候在尽头的灼灼亮光,奇迹般地显现。

我不知道,人生要历经的阒暗隧道究竟有多长,也无法预知,自己需要多少时间才可以摆脱黑暗的桎梏。我们往往沦陷于眼前的黑暗,而忘了什么正等在隧道的尽头。我们总是要等到事过境迁,瞥见尽头的亮光,才得以看清楚,来时路所导向的隐秘意旨。

川端康成的小说《雪国》开篇首句令人印象深刻:“穿过县境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穿过长长的黑暗隧道,铺展在眼前的便是另一条出路,一个光彩熠熠的新起点。

“我们总是要等到事过境迁,瞥见尽头的亮光,才得以看清楚,来时路所导向的隐秘意旨。”

——怡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