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迈克:反串帝女花

订户

字体大小:

我们这些老派人,过年过节最渴望声色之娱,小儿科的贺岁片和春晚嫌不够喉,非要大锣大鼓的戏曲迎新送旧不可。住在不闻丝竹声的法租界,唯有退而求其次,依赖西洋歌剧望梅止渴,纵使趣味南辕北辙,倒有种错把他乡当故乡的朦胧美,勉强可李代桃僵。

自从五六年前堕入了歌舞伎迷魂阵,一年四季不辞劳苦飞到日本滋润灵魂灌溉味蕾,他们的名伶只念不唱,和中国戏曲唱做念打样样来的生旦净末自然差一截,但视觉的华丽弥补一切才子佳人,美女野兽,似曾相识的世故人情,更方便对号入座。元月东京三台戏的热闹,歌舞伎座新桥演舞场浅草公会堂鼓乐喧天,不折不扣太平盛世景象,可惜今年农历新年较迟,参与恐怕只落得若到江南赶上春的惆怅,那就无谓空欢喜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