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王嬿青:闭门谢客?

(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我们对过去的记忆有时真的神秘而蹊跷,有些拼图遗失了,拼错了。若干年之后发现那些散落的拼图原来被保存在别人手里……

孙兄微信我:“大卫来坡,很想见见你,当年远赴美国留学,一别20多年!”我回复:“哪个大卫?”孙兄与我中学大学校友又在坡多年,十分熟络,速发了照片给我……我横看竖看,无法从中年油腻男的现在遥想从前,婉拒了孙兄。

不是不愿社交应酬,而是人到中年不太想参与“人在心不在”的活动,更不是不接待故友,因为我实在对这个大卫没有印象,我在校活跃又总主持各种活动,人家认识我正常……最近确实公事私事忙碌,闲暇时想休息休息。

两天后,孙兄又打电话来说,大卫已经抵达,说起我的各种事情,那年去南昌慰问演出,我彩排紧张,还有五分钟开场居然还穿着球鞋,皮鞋放化妆间没拿,后来大卫放下手风琴帮我去拿,否则我就红黑格子连衣裙配白跑鞋出场当司仪了……

那次慰问演出之后就是暑假,而之后大卫据说就去美国留学了。

我愣了片刻,说:“是吗?!好,明晚我会来,只是会迟到,你们先吃饭。”

我答应孙兄并不是因为我记起了这件事,这事我到现在也没有想起来,也不是给孙兄面子,几次三番,不去不好意思。而是,哪怕我不记得这件事,但我知道这事一定发生过,因为当年去南昌慰问演出确有其事,主持穿的红黑格连衣裙也是对的……这样的事被一个人记得那么久融化了谢门不见客的所有理由!

见到大卫…… 还是没有想起此人,他年长我一届,也不同系,亦没有什么学生会工作的交集。但是因为他拉手风琴,当年学校的传统是高年级同学组织一台文艺演出去慰问在外地军训的学弟学妹,记得那个慰问演出前后有一周时间,不同系科不同年级的同学就聚在了一起。

尽管对大卫和他所谈的事情没有印象,但一桌四五个校友还是相谈甚欢,我们一边吃着黑胡椒螃蟹,一边谈着这些年自己的工作生活,也分享着在世界各地打拼的经验和体会。律师、媒体工作者、教授、互联网创业者,每个在不同领域的专业人士分享自己专业是件有趣而值得聆听的事。也主要是同乡同学,那种隔着多年却一下能凝聚在一起没有疏离的感觉倒也真实而神奇!除了各自的专业、子女教育、政治、经济,各种话题层出不穷,脑力激荡。大家离校那么多年,恍如隔世,似乎又回到青葱岁月,没有分别那么多年……

回去的路上,倒是十分感谢师兄力邀我出来,愉快的聚会便是这样,共同的碰撞共同的话题,有种温润的感觉!更有意思的是,我发现人的记忆是有选择性的。大家都记得我临上台光顾着对最后的稿,脚蹬白跑鞋,发现后脸涨得通红,起先想和吹黑管的女生换鞋但尺码不对,所以大卫毫不迟疑帮我去化妆间找,然而我的记忆一片空白……而我一直记得孙兄在阶梯教室与演讲教授辩论,哪位老师辩论什么主题都记得,而师兄只是目瞪口呆地觉得原来当年还有这回事……

我们对过去的记忆有时真的神秘而蹊跷,有些拼图遗失了,拼错了。若干年之后发现那些散落的拼图原来被保存在别人手里……而大卫之所以对这事记得如此清晰,其实是这件事正好发生在他与母校与故乡的离别之际,重叠在一起………

那么我们每个人自己手上是否有什么捡到的拼图,特有意义,特有遐思,想去拼凑在一块大的人生版图上,点亮自己和别人的过去和未来?找出来,物归原主。不必闭门谢客,谁知道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