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时光的化石

我喜欢枯山水,或许就在于其中的枯。当时间都枯了,当时光都化成石了,还有什么是值得揪心不放的呢?

我对“对峙”一词的认知,以往总单纯地直接联想到矛盾、冲突。但却从来不曾从“山”与“寺”的构字部件,来重新梳理“峙”的另一重可能性。说得更为确切,原来人在枯山水的方丈庭园前,就是应该与之“对峙”的。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三读空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