嬥淳:回来,做自己擅长的事

回台湾奔丧,一路走得比想象中顺利,飞机顺风飞行,气候清爽,是祖母冥冥之中给我最后的眷顾吧!几个月来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在祖母的灵堂前落定了。以往只能从文字理解“奔丧”的含义,透过文字,顶多只能想象面对至亲逝世的心痛,直到如今才真正能体会未能见着亲人最后一面,不顾长途跋涉舟车劳顿就只为了在亲人的灵堂前跪拜忏诉歉意的内心煎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